更多的“韦岸”过上了“搬”出来的幸福生活-岳阳县新闻网-巴东新闻网
点击关闭

百色韦岸-更多的“韦岸”过上了“搬”出来的幸福生活-巴东新闻网

  • 时间:

质疑天猫双11造假

「如今的生活,比預想中的好太多」

「不僅如此,將來還會陸續發放商業分紅等。」張芝傑說,右江區實施人均一份商業分紅、戶均一人以上就業、戶均一畝微田園等後續扶持措施,確保群眾「搬得出、穩得住,還要能致富。」

言辭懇切,道理顯而易見,韋岸心動了,但63歲的父親韋秀遠還有疑慮,「在鄉下好歹能自己養活自己。可到了城裡我們能幹什麼,吃喝怎麼保障?」

西出百色城區,車行1個小時,就到了水庫旁的小渡口,從這裏再乘船走水路才能抵達韋岸的老家——右江區陽圩鎮那等村。

「沒想到在山裡待了一輩子,老了還能過上城裡人的生活,當初的決定真是做對了。」韋秀遠感嘆。

轉機出現在2017年底。「那時候黎肖媚書記帶着扶貧幹部到我家,說市裡搞易地扶貧搬遷,在城區周邊集中建安置點,鼓勵我們全家搬出大山,創造新生活。」韋岸說。

「搬得出、穩得住,還要能致富」

「以『拎包入住』的標準建設,所有設施設備統一配齊。」百色市右江區區委副書記張芝傑介紹。

「過去父母在農村老家,我和妻子帶着孩子在城裡打工,回趟家要大巴轉小巴再換摩托車,雖說在同一個市,回去一趟卻折騰得很,現在一家人團聚,別提多高興了。」起初,易地扶貧搬遷被韋岸視作無奈之舉,如今卻成為他們家的轉折點。

乾淨整潔的小區,嶄新的樓房,83平方米的三居室,傢具家電一應俱全,這就是韋岸現在的家。

「如今,我在扶貧車間加工手機配件,每月有2000多元的收入,解決了全家老小的基本生活費。丈夫在外務工的收入可以積攢下來,生活可算得上是沒了憂愁。」黃秀悶說。

《 人民日報 》( 2019年08月10日 01 版)

從兩個半小時到20分鐘,全家移居廣西百色市區后,韋岸的回家路愈發輕鬆。

黃秀悶是右江區汪甸瑤族鄉汪甸村貧困戶,家裡有兩個小孩,還有年邁的雙親需要照顧。一家8口人,一度生活窘迫。

「我們一家5口人,只剩下8分田,自己吃都不夠。」韋岸說。

「通過建設配套產業園,迎龍、汪甸兩個安置點共安置1251戶,已實現就業1510人。」張芝傑說。

「父母一間,我和老婆一間,小孩一間,一家子剛剛好。」韋岸很滿足。

「留下來沒有出路,搬出去闖闖試試」

穩定下來,韋岸算了一筆賬,夫妻倆每個月工資各有3000多元,全家年收入近8萬元,比以前高多了。

「老鄉們都有些心動,但也有這樣那樣的顧慮。」黎肖媚說。針對各家各戶的具體情況,扶貧幹部走家串戶講解政策排憂解難,「不是搬遷之後就不管大家了。安置后,政府還會加大就業扶持力度,沒有技能可以參加培訓。」

2017年,老鄉家園安置點的扶貧車間建成以後,黃秀悶第一時間報了名。

交通不便是村民們奔小康的最大障礙。

紅土地上氣象新。百色起義書寫中國革命史上的光輝一頁,也成為百色老區人民攻堅克難的精神動力,激勵他們奮力書寫老區巨變的新篇章。

「既要確保群眾在遷入地平等享有低保、養老、醫療等基本社會保障,也要完善公共服務設施,把安置點建設成為新型社區。」張芝傑說。

同樣感慨的,還有從右江區永樂鎮平塘村搬來的羅仕回:「我們村在右江區最北邊,以前女兒得跑到隔壁的凌雲縣去上中學。現在家旁邊就是迎龍中學,我女兒轉過來了,我也能安心在這邊做工。」

憶往昔,90年前百色起義的槍聲在這裏響起,右江革命根據地和中國工農紅軍第七軍的紅旗在這裏豎起,寫就了中國革命史上光輝的一頁。看今朝,紅旗依舊迎風招展,老區面貌煥然一新,人民生活顯著改善。

韋岸如今在一家商貿公司食堂當廚師,妻子賣土特產,孩子進了安置點附近的迎龍幼兒園。父親每天到點接孩子,空閑時間在周邊打零工。「父親不用擔心自己成為負擔,反而成了生力軍。如今的生活,比預想中的好太多!」

「留下來沒有出路,搬出去闖闖試試!」最終,那等村有13戶貧困戶提交了申請,在政府幫扶下,12戶成功搬遷至老鄉家園——迎龍易地扶貧搬遷安置小鎮。這裏,共安置來自各鄉鎮的1129戶4680人。

「沿山的水泥路是2016年通的。之前都是土路,一有車過,灰塵漫天不說,還影響安全。」陽圩鎮黨委書記黎肖媚說。

在百色,更多的「韋岸」過上了「搬」出來的幸福生活。截至去年底,百色150個易地扶貧搬遷項目已全部建成,4.3萬套住房的建設計劃也已超額完成;17.42萬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完成搬遷入住,占當地「十三五」計劃任務的96%。

安置小鎮位置的選擇也有講究。

「基於群眾改善上學就醫、就業創業環境的願望,選擇了城區內優質地塊。兩公里範圍內有百色市高鐵站、汽車總站,周邊商圈及物流基地集聚,同時配套迎龍二小、民族高中、區人民醫院等教育醫療資源。」張芝傑說。

一份商業分紅,是指將小區部分商鋪及配套產業折股量化給搬遷安置戶,每年計提分紅,預計人均年增收500元以上。

「這條船平常不開的,大家出去都是走山路,沿着山繞過半個水庫才算出了山。」那等村村支書陸永芳告訴記者。

交通閉塞,資源更是匱乏。2005年百色水利樞紐蓄水,全村僅有的300多畝水田有60%以上被淹。

今日关键词:创业失败30万补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