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一直是上海人民举行各种游行集会之所-房地产资讯-前瞻资讯
点击关闭

广场土地-便一直是上海人民举行各种游行集会之所-前瞻资讯

  • 时间:

死亡货车名单公布

如今,當年冒險家的樂園,變成了人民休閑娛樂的廣場;跑馬總會的大樓成了記載上海歷史的博物館;烏煙瘴氣的遠東最大賭窟,成了城市中心一顆璀璨的「綠寶石」。本報記者王琪鵬

上海人民廣場。視覺中國(000681,股吧)供圖

故事殖民者佔地460畝建跑馬廳在人們的口語中,道路不叫道路,而是叫馬路。很少有人知道,「馬路」這個詞起源於19世紀中葉上海的租界。

位於人民廣場一隅的上海歷史博物館,是一座英國古典主義風格的建築。每到整點,這裏的鐘樓都會響起「東方紅」的旋律。除了外灘和南京路,一般人來到上海,總會去人民廣場看一看。這裡是上海地理意義上的「城市之心」,從地圖上看,人民廣場和毗鄰的人民公園,組成了一個橢圓形——這是舊上海跑馬廳留下來的痕迹。近代以來,這片土地被圈成了殖民者的私人領地,原住民被趕出家園。新中國成立后,這片土地才從「冒險家的樂園」,回到了它真正的主人人民手中。

曾任上海市公園管理處處長的許恩珠老人說,在這場討論中,時任上海市長的陳毅最後一錘定音。陳毅說,要替市民着想,把帝國主義的殘跡打掃乾淨。於是,跑馬廳的改建一分為二,南部改為人民廣場,北部改為人民公園,中間闢為人民大道。

儘管人民的呼聲沒有立即撼動殖民者,但跑馬廳的命運已經註定。抗戰勝利前,跑馬廳的賽馬活動因為戰事停止,上海出現了市中心長滿荒草的奇觀。

跑馬廳收歸人民所有1934年,哲學家李石岑在《新中華》雜誌上這樣預言上海的將來:「跑馬廳改為『人民公園』,成為人民集會的重要場所。」早在1927年,鄭振鐸在《上海之公園問題》中就曾說過上海缺少公園,而跑馬場「實是建立公園最好的地點」。

這片圍起來的土地足足有460多畝。據《上海縣誌》,這片圍起來的土地在當時屬於上海縣高昌鄉二十五保,有農田、有村莊,還有乾隆年間修建的節婦牌坊。為了趕走原住民,殖民者連哄帶嚇,用非常不光彩的手段低價強征了土地。當時的上海道台迫於英國領事的壓力,只得同意。從此,這片土地被打上了屈辱的烙印。

1951年9月8日,人民廣場開工典禮舉行。熱情高漲的上海市民投入了義務勞動,人數高達百萬。他們說,這項工程是「人民自己的工程」,9月底,人民廣場第一期工程便順利竣工。1952年6月3日,人民公園開始動工,公園由著名園林專家程世撫設計,吳振千協助做總體規劃。建園所用的248噸假山石,大多由市民捐獻。1952年10月1日,人民公園作為新中國成立三周年的獻禮,于當日正式開放。「人民公園」的四個大字,由陳毅題寫。許恩珠說,人民兩個字很有含義,公園屬於老百姓(603883,股吧),體現了為人民服務的宗旨。

1952年10月1日,人民廣場舉行了百萬人盛大國慶遊行。滬上名人李味清在《六十年上海見聞竹枝詞》寫道:「跑馬廳圈民眾地,春秋兩賽賭西商。於今盛會都來此,還我人民大廣場。」

1951年8月27日,上海市軍事管制委員會發佈命令收回跑馬廳的土地。命令一經貼出,跑馬廳職工立刻在大門上懸起「慶祝跑馬廳收歸人民所有」的紅布標語,附近居民及過往的行人紛紛擁往祝賀。一連兩天,民眾從早到晚,絡繹不絕,莫不喜形於色。

同濟大學副教授張曉春長期關註上海城市空間的變遷。她認為,當時社會上出現這樣的思潮確非偶然。上海是馬克思學說傳入中國的最早窗口,伴隨着新思潮激蕩,人民開始覺醒。

至於普通民眾,不但遭受歧視,還常常被殖民者「割韭菜」。在舊上海,跑馬廳是有名的賭窟。在這裏賽馬賭博,99%的人都是輸家。據統計,賽馬彩票每天出售額約在100萬元左右,跑馬總會老闆從中抽頭20萬元。1920年至1939年間,僅「香檳票」的收入就達1.5億元。當時的上海流傳着一句話:「香檳票,到處銷,吸盡了中國人的血,裝滿了跑馬廳老闆的腰包。」

伴隨改革開放,人民廣場的功能也發生變化。上世紀90年代初,人民廣場地區進行綜合改造,奠定了如今人民廣場的基本格局。人民大廈、上海博物館、大劇院、城市規劃展示廳等相繼落成,人民廣場被賦予了文化、商業、娛樂、交通等各項元素,普通民眾的參與感得到了進一步的加強。

《文匯報》特別回顧了1949年10月上海市民慶祝開國典禮時的盛況:「人民的鐵流第一次進入了跑馬廳,千百面紅旗迎風呼啦啦地響,千萬雙拳頭隨雄壯的口號聲而舉起,人民堅強無比的力量趕走了帝國主義者的侵略勢力。」

1949年10月1日,上海第一面五星紅旗在跑馬廳那根38米高的旗杆上升起。10月2日下午,上海各界人民在跑馬廳舉行「保衛和平慶祝開國盛典大會」,會後一隊隊群眾冒雨遊行,慶祝新中國誕生。

1850年,英國商人在今天的南京東路、河南中路一帶,建起了第一座跑馬場。由於跑道短,騎手們常常將馬騎到跑馬場外的泥石路上,人們便習慣於將這些道路稱之為「馬路」,久而久之,這種稱呼便流行開來。

跑馬廳的浮華背後,卻刻着兩個大字——恥辱。

跑馬場面積小,經營跑馬總會的外國人便開始尋求更大的場地。1862年的一天,一場「跑馬圈地」的戲碼上演了。英國人霍格騎着高頭大馬,在今天的人民廣場、人民公園一帶兜了一個大圈子,馬蹄所過之處,都釘上木樁,拉起了繩子,用來建造一座新的跑馬場。

賽馬賭博吸盡中國人的血現在去找尋跑馬廳的遺迹,恐怕只剩下上海歷史博物館的那幢大樓供人憑弔。這裏曾是跑馬總會的舊址。在跑馬廳極盛時,曾建有跑道、看台、馬廄、中央運動場,並帶動周邊地區地價大漲,變成一片摩登的花花世界。

建設人民廣場和人民公園跑馬廳土地收歸國有后,建什麼呢?不同的部門有不同的考慮。文化部門要求建一座圖書館;體委說足球場不多,應該建足球場;園林部門說,還是建公園合適。

1908年,上海灘發生了一樁奇事。富商葉澄衷的四子葉貽銓愛好騎馬,加入跑馬總會被拒。他加入日本國籍,再次申請,還是沒有通過。後來,他想出來一條「曲線救國」的辦法:先去香港加入當地賽馬會,回到上海就可以援例加入跑馬總會。結果,他的申請仍然遭到拒絕。一氣之下,葉貽銓在江灣一擲千金,自己建了一座跑馬場。

小百科上海人民廣場人民廣場自建成之後,便一直是上海人民舉行各種遊行集會之所,每年國慶都會在這裏舉辦盛大的慶典活動。

今日关键词:江姐托孤信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