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记者证券-2019年一季度全筑股份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达53.7亿元-泸溪县新闻网

  • 时间:

特朗普拼错马克龙

《證券日報》的記者了解到,在2019年4月份召開的年度股東大會上,全築股份的董秘李勇告訴股東,公司第一原則是絕不拖欠農民工工資,「因為掙錢不容易」,第二不能欠供應商,尤其是主材供應商,比如大客戶指定的材料供應商,不給錢公司就不能進貨,公司生產就得停擺。

2018年度下半年開始,房地產企業受環境影響,現金流較為緊張,也是從這一時期開始,全築的現金流開始承受莫大的壓力。與之相對應的是,全築在當年拿到了超過100億元的大訂單——在孫先生等人看來,這些訂單,對於公司或許根本不是良藥。2018年,全築股份應收賬款同比增長72.78%,應收票據同比增長300.66%,這些賬款能否順暢收回,是一個巨大的問號。

據悉,全築股份的訂單再次增加,截至2019年第二季度期末累計已簽約待實施合同金額133億元,公司2019年第二季度新簽合同較2018年同期上漲5.04%。

7月31日早上,對於公司發債券,夏宇穎對《證券日報》社記者郵件回復稱,公司發行可轉債,是正常的融資行為。公司正在積極準備申報,後續事項有待證監會的審核。

據了解,自2010年至今,全築來自於其最大房企客戶的收入均佔到當年度收入的50%左右,而全築股份與該地產客戶簽訂項目時,合同對主材採購進行特別規定,項目主材需要從指定的該客戶旗下公司進行採購。

看起來,全築股份真正不敢欠的,只有供應商的錢。

不能欠供應商的錢,客戶那裡卻收不回錢,還不能隨意停止訂單,全築面臨的就是這樣一個境地。而全築選擇解決問題的方式,就是再發一輪可轉債。公司甘願淪為客戶的提款機,完全接受了房產行業的風險轉嫁。

據悉,全築股份年中報告預計披露於8月31日,請關注《證券日報》後續報道。

不敢欠供應商此前,記者的一篇《全築股份不缺訂單卻缺錢大客戶「依賴症」何以破解?》中指出,全築頭頂高懸巨額應收賬款。2019年一季度全築股份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達53.7億元,應收賬款近40億元,而全築股份一季度收入僅僅為2.5億元。

現金流極度緊張、深度依賴大客戶的全築股份,得到了國盛海通的增資,訂單也不停,卻沒有得到一些股東的認可,全築的股東孫先生(化名)就告訴記者,無論全築再如何宣傳,他是再不會碰這個股票了。而這個警示函的發生,似乎也在孫先生的意料之中。

值得注意的是,全築股份於2019年7月1日公告披露,2017年5月31日,因未及時披露應收賬款保理事項和未及時披露政府補助事項,全築股份也收到過上海證監局出具警示函措施。

換言之,全築的大客戶和大供應商同出一脈,供應商的錢不能不付,客戶的錢卻未必能收回。在一定時期,全築公司都是只有投入沒有產出,其客戶公司卻能賺得缽滿瓢盆。

日前,《證券日報》記者參与了全築股份的臨時股東大會,一批批的媒體和投資人問詢,讓這家公司頗有「見怪不怪」的鎮定,對於記者詢問的現金流和公司的諸多問題,全築股份的相關負責人只是表示,「這些公告上都有。」

可以預見的是,客戶如果不願意還款,全築的應收會持續擴大。然而對於全築股份這個建築工程公司來說,這些訂單也是其續命的根本,哪怕是毒藥,也只能飲用下去。

對於此事,全築股份證券投資部夏宇穎在回復記者的郵件中表示,「我們股東大會上沒有討論非股東大會議題的內容,並且會後也沒有接受任何股東或者媒體的採訪,討論過你說的問題。保證農民工合法收益是公司的一貫原則。」

全築股份陷入「多難」困境據了解,全築股份於2015年3月份成功上市,2015年度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募集資金實際募資3.6億元,2016年度非公開發行股票募集資金實際募資4.89億元,但這並沒有令公司擁有順暢的現金流,甚至申請上市時的募資項目,幾乎全部處於停擺狀態。公司方面負責人直接對股東表示,「不要說長遠發展,先解決生存問題吧。」

銀河證券建築行業分析師龍天光對記者表示,建築工程公司議價權相對較低,房地產公司強勢,必然將自身的風險傳導到下游公司。

據悉,兩人於2018 年10月份分多次質押所持有的大量公司股份給國信證券股份有限公司,未及時將質押事項告知公司,導致公司遲至2019年1月16日才披露上述股份質押信息。

然而,僅僅4天後,媒體就曝出全築股份旗下全資子公司上海全築裝飾有限公司已經連續兩年登上監管農民工工資支付問題「黑名單」。且公司赫然列于江蘇省相關部門的《關於公布2019年春節前拖欠民工工資引發群體性事件被限制全市市場准入通報批評的企業和人員名單的通知》,事發地區于無錫地區。

但另一方面,全築的應付賬款也很高,其2018年應付票據及應付賬款高達39.62億元,2019年一季度也有38.83億元。值得注意的是,全築的應付對象,對公司來說也有三六九等之分。

全築股份2018年年報顯示,該客戶公司對全築欠款24.3億元,欠款年限為1年以內——5年以上。其母公司財務報表顯示,按欠款方歸集的期末餘額前五名的應收賬款情況中,有12.69億元的應收賬款餘額歸屬於該客戶及其關聯公司,年限是5年以上。審計人士認為,一般5年以上的應收賬款,收回的可能性極低。而全築方面對股東透露,房地產公司在2018年下半年後,回款越發艱難,尤其是公司的主要客戶。

7月31日,上海證監局對全築股份董事長朱斌和總經理陳文採取出具警示函措施。

「看不見前景,也沒有辦法相信(他們的話)。他們遲早要出事的。」孫先生表示,全築面對的問題太多,而且公司似乎也不打算解決。

7月份以來,全築股份發佈了多個公告,包括《全築股份未來三年(2019-2021年)股東回報規劃》,前次募集資金使用情況的專項報告,公司擬公開發行不超過7.2億元可轉換公司債券,用於各類全裝修工程項目等。

今日关键词:温碧霞与养子合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