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市场2018-河北红星2018年亏损4380.91万元-玉树新闻

  • 时间:

吴亦凡被激光照射

知豆的業績下滑直接拖累了多氟多的業績。根據公告,2018年多氟多對知豆2.75億元的應收賬款計提了1.38億元的壞賬準備,將2018年預付給知豆的投資款4900萬元轉為其他應收款,計提壞賬準備2450萬元。而該事件還引發了深交所的問詢。

除了主營業績的下滑,多氟多在新能源汽車整車領域的拓展也頗不順利。2018年年報顯示,多氟多發生1.8億元資產減值損失,其中包括1.59億元壞賬損失、1535萬元商譽減值等。

但隨着補貼退坡,知豆業績下滑。2018年,知豆累計銷量僅1.53萬輛,同比下滑63.9%,離年初定下的8萬輛目標相距甚遠。根據最新統計,今年前5個月,知豆的累計銷量僅為1900輛。

多氟多現任董秘為陳相舉,男,1974年10月出生,中國國籍,本科學歷,高級經濟師、律師。曾任焦作市多氟多化工有限公司辦公室主任、企管辦主任、董事會秘書,現任公司副總經理、董事會秘書。截至一季度末持有公司股份92.94萬股。

壞賬損失主要來源於知豆電動汽車有限公司(簡稱「知豆」)。2018年1月,知豆增資擴股,多氟多以4900萬元增資知豆。對於這筆投資,多氟多的解釋是,知豆是公司動力鋰電池的主要客戶之一,對開拓下遊客戶和市場具有積極意義;2017年知豆位居國內新能源汽車銷量第四名、A00級新能源汽車市場份額第一名,有利於公司建立全產業鏈優勢。

目前河北紅星已陷入了停產的窘況。6月23日,河北紅星發佈通知稱,由於受到政策及市場影響,部分崗位停產放假。各崗位根據公司生產計劃需求,自6月22日起停產放假,放假期限不定。

查看多氟多的業績,7月29日公司披露了2019年半年度業績快報,2019年上半年總營收19.73億元,同比增長15.17%;歸屬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8331萬元,同比下降36.32%。

從目前來看,知豆的情況並沒有好轉。從2018年四季度至今,知豆29次被列為被執行人;2019年6月10日被公示為失信人,緣由是知豆未履行「支付貨款2億元及相關利息」的義務,具體情形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義務,隱匿財產規避執行」,該案件的立案時間為2019年1月7日。

這位董秘「詩一般的溫柔」引發了市場的關注。當天下午收盤后,多氟多對上述回答進行了修改,稱「少量減持是個人資金需求原因,不代表對公司股價走勢判斷。管理層對公司發展充滿信心,請投資者理解和支持」。

除了知豆,多氟多對河北紅星汽車製造有限公司(簡稱「河北紅星」)的投資也非常不理想。根據2018年年報,多氟多有1535.80萬元商譽減值損失來自於河北紅星。河北紅星是多氟多的控股子公司,位於河北邢台。2015年多氟多以1.5億元的價格併購河北紅星。

但河北紅星並沒有為多氟多帶來業績的爆發。根據公告,受新能源汽車補貼退坡等政策影響,河北紅星2018年虧損4380.91萬元。多氟多對其商譽1535.8萬元全額計提減值準備。

公司稱,今年上半年營收增長但凈利潤卻大降的原因在於,鋰電池業務有所增長,但主營業務氟化鹽業務量價均低於上年同期,產品毛利率驟降;同時,公司財務費用猛增,資產減值損失大幅增長。

雖然有着「詩一般的溫柔」,但此時減持可能不只是「放下心結,活回自己」那般簡單。

互動平台又現「神回復」。8月2日,有投資者在互動平台提問多氟多董秘:「您近期減持3萬股公司股份,為何選擇減持這麼一點點股份呢?」對此,多氟多的董秘回復:「山有山的高度,水有水的深度,沒必要攀比;風有風的自由,雲有雲的溫柔,沒必要模仿。放下心結,活回自己,好嗎?」

今日关键词:印尼渡轮失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