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销量WEY-领克作为吉利控股或者吉利汽车集团内一个非常重要的品牌-石家庄新闻联播

  • 时间:

丘吉尔故居金马桶

事實上,早在2014年自主品牌新一輪的高端化之路就已開始。從哈弗H9 、廣汽傳祺GA6,再到吉利博瑞,自主品牌車企紛紛推出高端車型向高端乘用車市場進軍。

儘管兩個品牌在近兩年內都在計劃加速推新車,但隨着新車型數量的遞升,並沒有形成銷量的疊加,相反在產品規劃方面自我擠壓、內耗嚴重。

「303輛首批03+昨天就已經在線上售罄了,現在預定,最早也要等到10月份才能提車。」上海領克中心內,一名導購告訴記者,「這兩天恰逢周末,來看車的人不少,但下單的不多,畢竟是一款比較小眾的車型,目前店裡賣得最好的車型依然是領克01。」

一方面, 2019年在整體車市下滑的重壓之下,合資品牌普遍動用了價格手段來維持市場地位。尤其是今年3月份,南北大眾率先以增值稅降稅為由,掀起了一波主流合資品牌的降價潮,這對於已經殺入合資價格腹地的自主高端品牌而言,無疑是進一步擠壓了生存空間。在巨大的壓力之下,領克和WEY之後也紛紛選擇「妥協」,紛紛降價跟進。

「所有的品牌,所有的車企,現在實際上都在遭遇着同樣的一個挑戰,這種時候就相當於狹路相逢勇者勝,以前是叫增量的競爭時代,可能你的手法差一點,你的實力差一點,但是你輸我贏,你的市場多一點,我的市場少一點,但現在存量競爭時代就不一樣了,存量競爭時代相當於是你死我活的。」7月25日,在2020款VV6發佈當晚,長城汽車股份有限公司副總裁兼WEY品牌營銷總經理柳燕表示。

作為領克品牌的首款車型,今年6月份,領克01 銷量僅為4533輛,同比下滑幅度超50%;消費趨冷的市場環境下,領克02和領克03在6月份的銷量僅有 2029輛與2093輛。

不僅如此,今年,奇瑞瞄準高端化重新推出星途產品序列,上汽通用五菱也推出新寶駿品牌,力求品牌向上。

上海領克中心內,一輛黑金撞色的03+擺放在店內最顯眼的位置,店內十多個顧客都圍繞在旁邊。

「品牌要贏得消費者,首先必須跟他成為同行者,我們要跟他達成情感的共鳴,除了你給他提供功能性的滿足,你還要跟他達成情感共鳴,這就是我們營銷的新思路。」柳燕強調。

當然,兩大明星品牌集體銷量下滑,也成為2019年汽車寒冬下,中國自主品牌高端化的艱難轉型的縮影。

作為自主品牌高端化的代表,領克曾在2018年一年內實現了銷售12萬輛的傲人成績。但進入2019年之後,領克的節奏似乎正在發生變化。隨着市場需求的逐步下滑,領克汽車的銷量也正在萎縮。

「領克的發展並未如預期一樣好,經銷商網絡發展太快,銷量並不如人意。」8月4日,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領克經銷商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這也是對整個車市下滑預判不足導致的結果。

「目前市場環境不可能好,中國汽車市場已經到了飽和期,銷量只降不升,高端產品價格下降是必然趨勢。」上述經銷商表示。

事實上,調整從2018年下半年開始,吉利將注重終端零售渠道的健康,控制庫存,調整營銷方式,將最終的年度定位在「銷售」上,而非銷量數字。

儘管今年1-6月領克總銷量達到55877輛、並實現同比增長20.81%,但領克01、領克02與領克03接連上市后,並未形成銷量的「疊加」效應。

「領克的優勢在於客戶滿意度高,轉介紹率遠遠高於其他品牌汽車,充分體現消費者的層次很高。領克需要提升的在於知名度,目前知道領克品牌的人還是太少,這是最大弱點。」 在安聰慧看來,領克產品在許多方面都不弱於雷克薩斯,但目前的任務是要把品牌做好。

對於長城而言,全球化步伐已經開始,自「521」戰略發佈之後,哈弗F7已經出海在外,並在俄羅斯上市。今年9月,WEY也將亮相法蘭克福車展,屆時WEY品牌將公布其海外戰略。

4月4日,領克汽車宣布,全系產品(除領克02 2.0TD高性能版外)官方售價調整,下調最高達4000元。當然,這也是從自誕生以來從未降價、終端售價也只有3000-4000元優惠的領克品牌唯一一次官降。

「領克的品牌本身就是一個國際化的品牌,歐洲設計,歐洲研發,全球製造,全球銷售,全球化一個品牌。到現在為止我們沒有改變,未來領克一定會進入歐洲,一個全新的品牌進入歐洲,確實要經歷很大挑戰,怎麼樣走出一條合適的路,非常關鍵。」安聰慧告訴記者。

8月4日下午兩點,從北京飛往上海的飛機在極度顛簸中降落在虹橋機場。從窗外望去,鉛灰色烏雲密布,低低的覆蓋在城市上空,雨點已經密集地砸向地面,一場醞釀許久的暴雨即將來臨。

「迷霧」中突圍無疑,中國車市意料之外的周期性下滑,是對中國品牌高端化的重大打擊,但並不能因此悲觀地認為,中國品牌的高端化之路就此「階段性失敗」。

在距離虹橋機場五公裡外的上海領克中心內,陰雨的天氣並未影響人們看車的熱情。剛剛上市兩天的高性能車型領克03+,為上海這家開業最早的領克中心帶來了一波不錯的客流量。

除此之外,全球化與差異化競爭也是自主品牌向上不斷努力的方向。

與領克相似,長城汽車的高端品牌WEY也出現了下滑情況。今年上半年累計銷量僅有4.7萬輛,同比下滑近40%,在VV5、VV7以及P8等車型銷量疲軟的狀態下,長城寄希望于主力車型VV6,並於7月25日推出了2020款VV6。

領克作為吉利控股或者吉利汽車集團內一個非常重要的品牌,是中國品牌向上挑戰的重要一步。針對領克,吉利堅持「性價比」是中國品牌取得勝利的基礎。

而做好品牌與營銷,是存量時代,中國品牌走向高端化的共同選擇。

品牌向上「持久戰」當一個國產汽車品牌發展到一定階段,「品牌向上」就成為了中國車企的必然訴求。

從最早走上高端化之路的觀致再到今天的新寶駿,對於自主品牌而言,高端化之路只有失敗的教訓,沒有成功的經驗,而無論是WEY、領克抑或是星途,在低迷發展的車市中只能通過不斷地「試錯」來尋找方向。

在安聰慧看來,目前的汽車行業正處在調整階段,吉利汽車也在進行快速的自身調整。在這個過程中,車企、行業、市場都將發生很大的變化,但最終活下來的企業一定是螺旋式上升的。

「汽車市場環境發展嚴峻,原因很複雜,但我們必須接受挑戰,同時更應該自省、改變。」7月30日,吉利汽車集團總裁、CEO安聰慧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時表示,面對不確定的未來,打基礎、練內功才是破局的最佳方式。

與領克03+的熱度形成鮮明的對比,作為銷售主力的領克01、02、03等6輛不同配置的車型卻鮮有問詢。

「領克上市兩年,我們幾乎沒有動過價格,吉利也做好了打持久戰的準備。降價不一定會帶來銷量的增長,但是只要挺過去就能獲得品牌的溢價。」安聰慧告訴記者。

另一方面,從領克和WEY過去兩年的發展歷程來看,都存在一個共同的問題,為了快速搶佔市場而不得不對各自產品線以及經銷商網絡進行快速擴充。

2019年4月1日起,我國增值稅率下調政策將正式實施,生產製造業的增值稅稅率由16%大幅降至13%。WEY率先響應,將增值稅下調所帶來的利潤空間讓利給用戶。除了現金優惠超20000元,另有「低首付、0利率、高補貼」三重鉅惠禮遇覆蓋全系車型,分期購車首付低至29800元,分期購車至高享36期0息,置換購車至高享8000元補貼。

8月2日晚,領克品牌下第一款性能車車型領克03+在北京上市。作為首款國產的高性能車型,領克將目光瞄向高性能汽車細分市場這塊極難開墾的「荒地」。

這也從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了領克品牌目前面臨的尷尬境地:主力車型銷量不振。

在產品價格和定位上,領克02和領克01高度重疊;在WEY的陣營中,VV7、VV5與VV6,幾乎同質化,而此起彼伏的降價銷售也極大損害了WEY的品牌力。

「因為零部件以及工廠產能,目前每個月產能只有300多輛,領克在全國有300多家店,我們店每個月也只能分到一兩輛車。」店內的另一側,導購正在為一位訂車的顧客解釋提車的時間。

2019年的車市,是一個史無前例的寒冬。在業內受到較高期待、幾乎同一時期誕生的領克和WEY兩大自主高端品牌,在2019年也開始倍感壓力巨大。

2016年,領克在柏林驚艷亮相之時,吉利控股總裁安聰慧曾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強調,吉利汽車2020年200萬輛的目標中,領克將佔據30%-40%的比重。這不是一個小的數字,一個誕生僅僅四年的全新品牌被寄予厚望。但是,在今年中國汽車產業下滑的大勢之下,領克當下的困難也不可忽視。

然而,高端市場留給自主品牌的註定是一條「狹窄而艱難」的跑道。在逆境中實現突圍,無論是領克和WEY,還是星途和新寶駿們,都將是一場持久戰,任重而道遠。

而在經銷商網絡方面,目前領克全國經銷商已經突破300家,WEY品牌經銷商也早已在2018年底突破了280家。

除了推出旗下高端旗艦車型,吉利和長城還「另起爐灶」,打造了旗下全新高端品牌。而幾乎同時出現的LYNK CO和WEY也將自主品牌高端化推向了一個高潮。

今日关键词:首笔负利率贷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