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风电价格-我国风电利用小时数也连续三年实现正增长-新闻年鉴

  • 时间:

雪球数据疑被泄露

長期來看,風電中下游憑藉技術進步、效率提升及風電利用小時數增加等帶來的成本下降,為上游結構件企業留出了利潤增長的空間。但「打鐵還需自身硬」,在如今競價的背景下,要想笑到最後,比拼的還是技術和綜合實力。

近年來,我國風機的招標價格已明顯下降,雖近期受裝機需求拉動而價格回升,但相比2015年24295元/千瓦的招標價已經下降了20.61%。更重要是,此番風機價格的下降源於發電效率的提升及產業鏈的升級。遠景集團創始人兼CEO張雷曾表示,初步估算,風機提升1%的年發電,可相應降低150元的初始投資成本。

雖然補貼的退出給行業帶來了壓力,但業內人士曾表示,「在更大程度上,補貼退出會促使企業不斷加快技術進步與管理的優化,降低發電成本,參与市場競爭,但市場化競爭不應只關注設備價格,而應該考慮全生命周期的綜合成本,避免行業的惡性競爭」。

因為在風電機組的成本中所佔比例並不突出(通常鑄件約佔機組成本的 5%—8%,主軸約佔機組成本 2—3%,塔筒佔比最高,約為20%),加上風機葉片的存在感實在太強,風電結構件的製造商便低調地悶聲發起了財。

作者 | 宋琪訂單在手,利潤我有!今年上半年,風電上游結構件製造商乘着「搶裝」的東風,齊齊轉入了賣方市場。

而我國風電上網電價最近一次下調就發生在3個月前。5月24日,發改委下發了關於《完善風電上網電價政策的通知》,通知表明,2021 年以後新核准的陸上風電項目全面實現平價上網,國家不再補貼;2018 年底前已核准的海上風電項目,在 2021 年底前全部機組完成併網的,執行0.85元/KWh的上網電價;2022 年及以後完成併網的,執行併網年份的指導價。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華夏能源網。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其實,行業的景氣局面自2018年下半年就已經開啟,此次各企業業績的暴漲還得益於補貼調整政策落定后,風電搶裝潮的助力。

在這樣的形勢下,「降低平準化度電成本」成為應對「平價上網」的核心策略,而降低度電成本的關鍵就在於初始投資成本的減少和年上網電量的增加。

此時,設備購置費用的減少對於降低初始投資成本就顯得意義重大。以海上風電為例,設備購置費用佔比50%,而在設備購置費用中風電機組的佔比達到86%。

展望未來,長期發展仍靠技術進步驅動

據中國風能行業協會統計,今年前半年,我國新增風電裝機容量909萬千瓦,其中海上風電40萬千瓦,全國風電發電量2145億千瓦時,同比增長11.5%。

行業景氣,技術成熟,面對一派欣欣向榮的發展大勢,浙商證券分析稱,風電結構件迎來了三年的黃金期。

同時,隨着風電行業的強勁復蘇,上游企業的訂單量也大幅增長。據了解,日月股份整體鑄件銷售量和銷售額分別增加30.9%、49.95%;金雷在報告期內向新增客戶批量發貨,風電主軸銷量較去年同期增長超過50%;振江股份目前在手訂單同樣充足,截至6月底,企業在手訂單7.8億,其中風電設備產品訂單就達到5.69億,佔總訂單量的73%。

按此邏輯,浙商證券預測,我國仍會引領新一輪風電搶裝潮。根據BNEF數據,截至2018年底我國已核准的風電項目容量達到 88GW,其中已開工46GW,未開工42GW。即使從存量項目判斷,若要在2021年完成併網,預計每年新增裝機容量分別為26GW、30GW 和32GW,海上風電新增裝機容量分別為 2.2GW、3GW、4GW。

天時地利,風電結構件迎來黃金期

華夏能源網(微信號hxny100)在整理風電上游製造商2019年財報時發現,上游企業業績喜人,營業收入相較去年同期普遍上漲,其中風電鑄件龍頭企業日月股份上半年營業收入達15.3億,同比增長50%;凈利潤同比增長81.75%,現金凈流量同比增長163.5%;風電主軸龍頭金雷股份上半年實現營業收入4.9億,同比增長70.8%,凈利潤同比增長101.43%,現金凈流量同比增加344.95%;雙一科技營收同比增長51.9%,企業現金凈流更是增長了1259.33%。

針對此次風電結構件製造商亮眼的經營業績,業內普遍分析認為這得益於行業的復蘇。強勁的需求拉動了企業訂單的增長,加之供不應求的賣方市場同時推高了產品單價,在幾大因素協同影響下,風電結構件市場呈現出如今的紅火局面。

除了政策落定后搶裝潮,風電結構件製造商還遇上另一重利好——風電結構件的主要原材料,即鋼材價格已經在 2019 年出現趨勢性回落。

值得注意的是,鐵礦石價格也已從7月份價格高點下跌,預計後續廢鋼的價格也會相對回落。

必須指出的是,雖然短期內搶裝潮的裝機需求驅動結構件製造企業利潤高漲,但從中長期來看,在度電成本趨勢性下降的路徑下,技術進步和年上網電量增加才是驅動行業發展的持久動力。

不僅如此,隨着風機製造和運維技術的進步,我國風電利用小時數也連續三年實現正增長。2018年我國的風電平均利用小時數就以2095小時的成績創下了2011年以來最高紀錄。並且,伴隨着一系列促進風電消納的政策的出台及多條保障可再生能源發電優先上網外送通道的增加,全國棄風電量與棄風率也持續「雙降」,2018年,全國棄風電量同比減少142億千瓦時,平均棄風率7%,同比下降5%;今年前半年,全國棄風電量105億千瓦時,同比減少77億千瓦時,平均棄風率4.7%,同比下降4%。

由於原材料採購價格與產品銷售價格之間存在變動的不同步及不對稱,導致原材料價格成為影響企業毛利率的主要原因。而始於供給側改革帶來的鋼材價格高峰已經回落,據統計,截至8月份,除受鐵礦石價格上漲導致廢鋼價格繼續上漲8.54%以外,其他生鐵、鋼坯和鋼板的價格分別下降了4.39%、3.52%和6.33%。

面對着「風電平價」時限的一步步逼近,補貼退坡和電價的市場化不可避免,這就使得下游風電開發商身上收益縮水的壓力越來越大,同時,作為一條產業鏈上的「螞蚱」,下游的壓力將會進一步傳導至整機製造商及結構件製造商。針對「平價」考驗,上中下游無一例外,都得全副武裝迎接挑戰。

眾所周知,電價的下調通常會觸發行業的搶裝行為。2009 年我國首次實施風電上網標杆電價政策后,當年的風電新增裝機規模便出現大幅上漲,創了裝機18.93GW的記錄;2015年風電上網標杆電價的首次下調再次引起搶裝潮,2015年風電新增裝機規模再破紀錄,達到30.75GW。

今日关键词:美国格陵兰领事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