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PK10规则-5分PK10-中国新华新闻电视网
点击关闭

市场利率-交易员认为:美联储本月降息25个基点的概率为87.1%-中国新华新闻电视网

  • 时间:

军运会高颜值应援

QE即央行通過購買國債等中長期債券,增加基礎貨幣供給,向市場注入大量流動性資金的干預方式。雖然量化寬鬆也屬於公開市場操作的範疇,但和普通的公開市場操作相比,前者金額更加龐大,且有時間期限。

話雖如此,但在鮑威爾的講話之後,10月的降息概率出現了增長。8日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美聯儲觀察數據顯示,交易員認為美聯儲10月降息25個基點的概率為87.1%,預計到12月12日前降息25個基點的概率為45.5%,降息50個基點的概率為48.9%。

難看的經濟數據疊加鮑威爾的語出驚人,導致8日美國三大股指齊挫。截至當日收盤,道指跌超300點至26164.04點,跌幅達到1.19%;標普500指數下跌45.73點,至2893.06點,跌幅為1.56%,其十一大板塊當日全部出現下跌;納指下跌132.52點至7823.78點,跌幅為1.67%。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研究部助理研究員劉向東坦言,擴表的確並不等於開始QE,現在還沒到大放水的階段,沒有大的危機發生,GDP增速還可以,也還未進入負利率階段,只有到經濟運行風險很大的話,才會開啟QE。

其實就在特朗普的口水聲中,美聯儲已經有了停止縮表之意。在今年3月的議息會議上,美聯儲就宣布,從5月起,將每月美國國債最高減持規模從300億美元減半至150億美元,到9月末停止縮減國債持有。到今年7月底的議息會議上,美聯儲再次發佈聲明稱,從今年8月1日起將停止縮減總的持債規模。

貨幣政策轉向從縮表到擴表,從加息到降息,美聯儲的態度似乎已經悄悄轉了向。

在擴表已經版上釘釘的情況下,美聯儲是否會再次降息成了市場新期待。鮑威爾也在此次講話中繼續堅持原有立場,認為美國經濟仍很強勁,但容易受到衝擊;並表示美聯儲仍將依賴於經濟數據的表現來作出貨幣政策決定,而不是預先設定降息路線。

回購利率的高點出現在9月。彼時,美元突發「錢荒」帶來利率飆升,美國隔夜一般抵押品回購利率在17日一度觸及10%的歷史最高值,約為一般水平的4倍,並創下單日最大漲幅記錄。與此同時,美聯儲的基準基金利率,即銀行間拆借利率,也高出了目標區間5個基點。之後,為了遏制短期利率飆升,紐約聯邦儲備銀行在此後通過多次隔夜回購和14天期回購,向貨幣市場投放了逾萬億美元資金。

美聯儲的鷹派態度終於有了軟化的傾向。在丹佛的全美商業經濟學協會年會上,美聯儲主席鮑威爾語出驚人,坦言「恢復資產購買、擴大資產負債表」的計劃已經在路上了。這一番關於擴表的言論,讓市場既欣喜又忐忑,喜的是,降息概率大幅度提升;忐忑的是,這是否意味着一直樂觀的美聯儲也開始對美國的經濟形勢擔憂起來。雖然鮑威爾堅稱擴表並非量化寬鬆的開始,但越來越多的衰退信號,已經將美聯儲逼上了梁山。

擴表倒計時「美聯儲將很快恢復資產購買,擴大資產負債表規模,從而避免再度出現銀行間隔夜拆借市場流動性持續緊縮的情況。」美東時間8日,在丹佛舉辦的美國國家經濟學人協會第61屆年會的這次講話中,鮑威爾坦言,並稱美聯儲將在幾天內解釋將如何擴大資產負債表。

數據說不了謊,最近美國一系列的經濟指標都亮起了紅燈。就在鮑威爾講話的同一天,美國勞工部公布了最新PPI(生產價格指數)數據:9月,美國的PPI環比下降0.3%,創8個月來最大月跌幅;同比增長1.4%,不及預期。

對於這一表態,Cantor Fitzgerald公債分析師和交易商Justin Lederer直言,「並不感到意外,鑒於兩周前回購市場出現的情況,美聯儲需要拿出一些不僅僅是短期的解決方案。回購操作是短期的,我認為購債是最終長期的解決方案。」

與加息一樣,美聯儲連續不斷的縮表行為也遭到了特朗普的多次點名。「美聯儲加息過高,其縮減債券投資組合(縮表)的政策是荒謬的,」在今年6月,特朗普再次在推特上批評美聯儲,甚至直接將其稱之為量化緊縮(QT)。

如鮑威爾所言,最近的市場並不平靜。在資產負債表問題上,美國隔夜回購市場幾周前出現了「高燒難退」的情況,部分原因是由於企業繳稅和財政部結算債券拍賣而將資金從金融體系中抽離,導致資金緊張。

「現在美國的財政政策沒有多大的餘地了,財政赤字率太高,債務約束太大,雖然可以通過借錢來給予財政刺激,但寅吃卯糧的方式也沒有太明顯的效果,反而會讓全球為之買單,所以特朗普只能寄希望於美聯儲放水,通過貨幣政策來調節。」劉向東分析稱。

令人失望的不止PPI。此前,美國供應管理學會公布了9月美國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PMI連續兩個月收縮至47.8,為十年來的最低水平;非製造業PMI為52.6,創三年來新低。此外,9月的非農數據也不及預期,美國新增非農就業人數13.6萬人,低於預期的14萬人。

效果立竿見影,這一措施成功地使回購利率回落至正常水平,但分析人士稱,如果沒有相應措施一勞永逸地解決這個問題,類似流動性壓力將再度出現。鮑威爾坦言,此前隔夜回購利率飆升也許是一系列因素造成的,但如果銀行系統沒有足夠數量的準備金,即便是融資壓力例行上升也有可能導致貨幣市場利率的大幅波動。

劉向東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之前美聯儲一直在縮表,現在縮表已經暫停,擴表是看美國經濟形勢的發展方向,特別是最近外部環境的變化。現在美國經濟的強勁發展可能已經到頭了,儘管失業率還保持在低位,這是美聯儲一直按兵不動的原因,但如果增速不斷下滑的話,可能就要改變方向了。

隨着美國經濟開始回血,美聯儲開始考慮將系統中的資金儲備保持在適當水平,自2014年開始結束債券購買。經過近五年的努力,銀行存放在美聯儲的現金總量已經從2014年9月的2.8萬億美元的峰值下降到了如今的1.5萬億美元左右。

五年縮表作為貨幣政策的兩大主力之一,資產負債表的擴大引發了市場對於開啟量化寬鬆(QE)的揣測。對此,鮑威爾予以了否認,稱不應將該計劃與三輪量化寬鬆相混淆,後者是旨在擴大資產負債表的激進舉措,而這是一個更有機的程序,類似於美聯儲在2008年金融危機之前的操作。

上一輪的QE發生在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后。彼時,經濟形勢的嚴峻程度讓美聯儲在將聯邦基金利率降至零附近后,啟動了三輪大規模的資產購買行動,結果是從2008-2015年,美聯儲資產負債表從9000億美元膨脹到了4.5萬億美元。

今日关键词:龙妈谈权游结局